敘利亞拉卡戰役落幕:「國都」陷落後,ISIS都去哪了?

敘利亞拉卡戰役落幕:「國都」陷落後,ISIS都去哪了?

2024全球股市欧洲日本看涨

當聳立在拉卡國家醫院的最後一面ISIS黑旗,被庫德戰士扯下後,敘利亞北部城市——ISIS僭稱的「國都」拉卡(Raqqa)——也終於從4個月的激戰中,被歐美支持的反抗武裝「敘利亞民主力量」(SDF)解放。 圖/路透社

【2017.10.18 敘利亞】

敘利亞拉卡戰役落幕:「國都」陷落後,ISIS都去哪了?

長達3年的拉卡血淚,是否自此落幕?當聳立在拉卡國家醫院的最後一面ISIS黑旗,被庫德戰士扯下後,敘利亞北部城市——ISIS僭稱的「國都」拉卡(Raqqa)——也終於從4個月的激戰中,被歐美支持的反抗武裝「敘利亞民主力量」(SDF)解放。拉卡之役雖是反ISIS聯軍的重大里程碑,但在空襲與巷戰下,近9成的拉卡城區都已成爲廢墟,9成市民也都逃走成了難民。面對死城一片,勝利後的SDF要如何接管?失去首都的ISIS戰士,其威脅會就此消滅嗎?

SDF表示,在長達4個月的城市巷戰後,前線的聯軍部隊終於剿滅了剩餘的300多名敵軍戰士,並於週二攻下了ISIS在拉卡的最後兩個據點——市中心的拉卡體育場與拉卡國家醫院。雖然SDF還需要在全城掃雷之後纔會宣佈「官方勝利」,但拉卡的光復卻已經確定。

自2014年1月被ISIS攻陷以來,位於敘利亞北部的拉卡,就被ISIS首腦巴格達迪(Abu Bakr al-Baghdad)當作「國都」,並與伊拉克的摩蘇爾,並列爲ISIS的兩大中樞城市。但3年之間,ISIS卻在拉卡實行恐怖統治,各種墜刑、車裂、斬首、磔刑的心戰宣傳,也都以城市爲背景殘酷放送。

然而在各地的反ISIS聯盟成型後,自稱「哈里發」的巴格達迪卻不知所蹤。雖然參戰的俄軍、美軍,曾多次宣稱在拉卡一帶「空襲轟斃」巴格達迪,但他的錄音與宣傳演說,卻仍不時更新傳播。

爱奇艺首部自制泰剧《职业替身》 祭出养眼小鲜肉CP

绝世农民 小说

歐美情報單位認爲,ISIS在拉卡不僅設立了「政府部門」,暴力影片、招募宣傳與海外恐攻計劃,也都以拉卡爲指揮中心。因此以美國爲首的反ISIS國際聯軍,纔會以敘利亞反抗軍派系之一——SDF——爲陸戰骨幹,於2017年夏季發起拉卡收復作戰「幼發拉底之怒行動」(Operation Euphrates Rage)。

成立於2015年10月的SDF,是敘利亞內戰中,與阿薩德(Bashar al-Assad)政府、反政府部隊「敘利亞自由軍」(FSA)並列的重要勢力。雖然SDF自稱是敘利亞庫德人與阿拉伯人的混成團體,但骨幹戰力——庫德「人民保護部隊」(YPG)——卻被相鄰的土耳其政府視爲「庫德工人黨(PKK)分支」,雙方不斷在敘北邊境爆發戰鬥,也讓夾在中間的美國多次難堪調停。

SDF表示,拉卡血戰結束後,第一優先是掃除城區內的詭雷,在確定「ISIS殘軍確實被驅逐」之後,SDF纔會宣佈勝利,並協助拉卡市民建立地方委員會接管城市運作,加入SDF集團的敘利亞「自治聯邦計劃」。

然而混戰之中,90%的拉卡市區都遭到戰火摧毀,城內原本30萬的市民僅存3萬人不到,重建之路極爲遙遠。此外,SDF的自治聯邦方案,不僅受到阿薩德政府的強力反對(SDF曾與阿薩德合作圍攻FSA與阿勒頗),就連FSA與其背後的土耳其政府,也都質疑SDF用自治包藏的「庫德擴權野心」。

「我們不認爲這算是『解放』,因爲SDF同樣犯下了許多屠戮平民、反人權的戰爭罪行。」屢次揭發ISIS統治暴行的戰區公民媒體《拉卡正無聲地被屠宰》的共同創辦人,阿爾漢薩(Abdalaziz Alhamza)如此表示。

「大多數的拉卡人,包括我們在內,都一直期待着ISIS被打垮的那天——但那天不該是這樣狗去豬來——我們只是換了一個同樣惡行滿手的統治者而已。」

包括《拉卡正無聲地被屠宰》、國際特赦、人權觀察組織與聯合國調查團在內,過去兩年來也傳出不少針對SDF的「戰爭罪指控」,其中不僅有對平民無差別開火、甚至刻意拆毀阿拉伯村落「手動」改變佔領區人口結構的紀錄;在拉卡圍城戰中,SDF的士兵也曾被控以「幫ISIS治傷等於爲敵作戰」爲由,違法攻擊拉卡城內的醫護人員。

不過與質疑聲音相比,解放後的拉卡戰區,卻不斷有市民走上街頭慶祝ISIS的潰退,相較於未來的不確定,巴格達迪恐怖統治的結束,也纔是前線傳來的直覺情緒。

揚言報復美國 伊朗海軍扣押油輪

拉卡的光復,配合年中結束的伊拉克摩蘇爾戰役,先後失去的兩大重要都會的ISIS,真的沒戲唱了嗎?統籌聯軍的美軍指揮部表示,ISIS目前已失去了伊拉克境內所有的城市據點,主要的戰鬥力量要不逃亡,要不就是進入敘利亞東境、近鄰伊拉克的代爾祖爾地區——各國情報也都認爲,身負重傷已無行動能力的巴格達迪,目前最有可能窩藏於此。

在代爾祖爾,ISIS也轉進敘東的沙漠地帶,並沿着幼發拉底河,穿梭於伊敘之間。但除了北方的SDF、東方的伊拉克聯軍,南方還有阿薩德政府軍,與零星的反抗軍組織出沒。各路部隊會趁勝掃蕩,結束ISIS的佔領控制?還是就地爭奪,直接重返敘利亞內戰模式?拉卡戰役的落幕,只是另一章戰鬥的開始。

蓝白联姻 谁逼婚谁

▌更多深度國際新聞:

• 〈轉角國際〉

陈揆看守内阁 续推3大政务